关闭 

使用微信或支付宝或者手机浏览器“扫一扫”
打开网页后点击右上角“分享按钮”

微信或支付宝或者手机浏览器分享作品二维码


- 2019/8/6 14:39:59 阅读:195
- 评论: 1 | 返回| 自由书生| 微信分享

《奖》

第一次有奖的概念,
是小学三年级。
班主任定我为三好学生,
全班就两个同学。

校长叫我去办公室,
问我外公外婆是什么成分。
我不懂什么是成分,
就回答不知道。

颁奖那天。
母亲给我穿上白衬衣,
带上红领巾。奇怪,
就我没有被叫上颁奖台。

我见班主任。
她在哭。她上第一堂课,
就是被我气哭的。
之后,我再没上课捣乱过。

此后。我一生没有得过奖,
更习惯了自恋:
尊敬和激励自我的,
最终还是自我。

- 评论 1 返回顶部| 微信分享
  • 1
  • 1 楼 自由书生   2019-08-06

  • 黄老师,师范毕业分来完小,教我三年级语文,兼班主任。第一堂课,是朗读《吐鲁番的葡萄》。她一口土话,带有很重的鼻音。她读一句,我就模仿她的土话读一句,全班同学都跟着模仿。这堂课,上了一半,她就哭着跑回隔壁宿舍去了。
    黄老师叫我们几个成绩好又很调皮的去她宿舍,给我们吃她家乡的土特产。然后,把每周四下午列为故事课。这一下,大家都争着上讲台讲故事。为了讲好故事,我去找来《中国神话故事》看,去听老人讲鬼故事,最后,我成了班里的故事大王。
    黄老师教授方法好,我们班成为全校年级成绩第一名。校长、其他老师,经常来我们班旁听,尤其是故事课。讲故事,要自发举手,老师挑选。上课铃声一停,全班同学都举手申请讲故事。这一幕,把校长和全校老师都嗨翻了。
    这年我9岁。直到我31岁,母亲走前,才告诉我,我为何一直被冷落、被边缘化的真相。
  • 1
返回顶部| 微信分享